返回列表
13 10月

正威传奇

   (财富中文网  作者:史颖波   时间:10月23日 )有人形容正威集团的办公室里弥漫着木香、花香和书香。没有身临其境的人无法理解这句话的奥妙。正像局外人很难理解44岁的王文银如何能白手起家,仅用20年的时间便打造出一家《财富》世界500强企业

 

  走遍全世界,恐怕你也很难看到这样的办公室:前台的用料是汉白玉,员工用的办公桌椅全部是价格不菲的红木家具,上面有着精美的手工雕花。墙边一溜儿员工用的衣柜和文件柜用料是小叶紫檀和黄花梨。每一排办公桌上,玻璃花瓶里插着白色的西伯利亚香水百合,甜腻的香气在空中飘荡。几百平米的会议室里摆着硕大的金丝楠木会议桌和紫檀龙椅,富贵之气让人想起金銮宝殿。这里不是北京,而是深圳,今年的新科《财富》世界500强正威国际集团总部。这样的气派,不单单是在深圳总部,在正威的北京、上海、新加坡和欧洲办公室,也全部如此。

 

  作为正威集团的董事局主席,44岁的王文银个头不高,相貌平常,却有着惊人的记忆力。他可以随口背出中国所有省长和省委书记的姓名,历史上各朝代的年号和各国经济排名。1994年,王文银开始创业,以来料加工的方式生产电源插头,产品全部出口。在第一个十年,正威的营业额就达到了100亿元,是中国众多的隐形冠军中的一员。今年,正威以296亿美元的营业额位居《财富》世界500强第387位。正威集团拥有两大产业链:铜和半导体。目前绝大部分收入来自铜制造领域。

 

  我在他的办公室见到他的时候,王文银刚刚下飞机。每个月或者每个季度,他会到正威控股的几十家企业走一走。这次,他用5天的时间去了安徽的几家企业和上海总部。

 

  “还是有一些问题。”王文银这样评价安徽之行,“我管理企业20多年,能够从高管的面容和精气神上看出来有没有问题。”王文银说的问题,并不是指业绩不佳或者管理不力,他更担心的是“集团文化到了底下会被稀释”。20年前,王文银的父亲来公司,虽然年纪大还是老板的爸爸,但也照样要自己花钱住旅馆,那时候“所有的事情都在我眼皮底下,看得到。”王文银说:“现在是几万人,你怎么看得了?”

 

  今年上半年,全球资本市场动荡加剧,国际金属价格大幅回落。伦敦铜价最高8,346 美元/吨,最低6,602美元/吨。即便全球经济不太景气,正威依然保持了20%的增长,全年营业额有可能突破2,000亿元。“如果上半年铜价不跌,我们今年的增长可以达到40%。”王文银说。中国制造业是全球最大的铜买家,占据全球铜产量的40%。

 

  在王文银看来,当危机来临的时候,能够把握危机的人有70%;能够把握危机变化的人有10%;能够把握危机变化拐点的人只有万分之一。而正威之所以能把握1997年亚洲金融危机、并且在2008年的全球金融危机中脱颖而出,正是因为“敏感地把握了市场的脉搏”。

 

  在经历了亚洲金融危机之后,王文银开始研究全球经济危机的规律,他也认同这种观点:几乎十年左右都会有一次全球经济的震荡,每3~5年中国就会有一轮严厉的宏观调控政策。“赚大钱一定要把握住全球的趋势和格局。”王文银说。

 

  2008年,王文银预感到会来一次全球经济危机。“果不其然,我们就在这次危机中抄底了很多人才与资源。”王文银说:“我们赶上了一个长长的坡,一个厚厚的雪。坡就是在上升,积雪就是利润。”预见到今年全球经济的疲软,年初的时候,王文银安排集团的十位副主席分别兼任每一家分公司的执行总经理,“他们一下去就完全不一样了。”

 

  在过去几年中,正威在全世界投资了10个园区,“相当于拿到了上千亿的资产。这些资产是什么,就是银子。”这些银子就是下一次经济危机的时候王文银全球并购的弹药。说起2008年的金融危机,市值2,000多亿美元的花旗银行最低的时候60亿美元就可以买下来。全球最大的矿业公司必和必拓差一点就被中铝集团以100多亿美元收购,王文银有种扼腕叹息般的遗憾。“那时候我们还不具备这样的实力。等到下一次危机的时候,再来一次疯狂的并购。”王文银毫不掩饰地说,“我们希望未来的5~10年能够进入世界百强。”进入世界百强,这意味着正威的营业额要接近5,000亿元。

 

  一家做电源插头的加工厂,怎么能跻身《财富》世界500强?这要归功于王文银独特的扩张思路。一般人的做法大都沿着产业链自上而下地扩张,王文银却逆势而为,由最低端的电源插头向产业链上游扩张。之所以这样做,是因为王文银始终坚持先有市场再建工厂,而电源插头的市场是王文银最熟悉的。第一步,正威从电源插头进入电缆市场。在电缆市场获得成功之后,王文银力排众议,没有进入房地产等热门行业,而是在2005年,因为安徽铜陵一个铜线杆项目在深圳招商而偶然进入铜产业。

 

  “在我的人生词典里,没有什么是偶然的事情,所有的事情都是必然的。”将电缆的外皮剥掉,里面就是铜芯,从电缆进入铜产业也在情理之中。但是,王文银大手笔在安徽铜陵投资30亿元建造25万吨铜精密加工生产线和14万吨精细铜线项目却有点激进,因为那时正威一年的铜消耗量不过两万吨。但事实证明王文银的判断是正确的。2009年,生产线投产当年,全威铜业的销售额就突破100亿元。从2011年开始,全威铜业成为安徽营业额最高的私营企业,今年的销售额将达到300亿元。

 

  王文银之所以看好铜产业并且大举进入,还有一个原因是:“我研究过全世界所有的产业,变现能力最好的就是铜。”王文银说。单体25万吨的产能在当时算是亚洲最大的。但是,铜产业的利润并不丰厚,去年正威仍然能有近6亿美元的利润。他又是怎么做到的呢?

 

  “我做了一个现金流非常好但是利润率并不好的企业,靠什么赚钱?”王文银说:“靠五差赚钱。”有了庞大的现金流池子,就可以通过资本运作的方式去赚更多的钱,这就是王文银的五差:时间差、利率差、汇率差、积差和价差。“比如说今天伦敦的铜大跌,明天上海一定大跌。但是这个时间差很少有人能够把握,我们把握。”王文银说:“太平洋的水、大西洋的水、印度洋的水永远不可能是平的,你可以用每一个海洋之间的不平赚出利润。”正威旗下成立3年的铜贸易公司,人均营业额达到了12亿元。

 

  “企业的‘企’字上面是个‘人’,下面是个‘止’。起于人止于人,一切的竞争都是人才的竞争。”王文银说:“我们很庆幸,在有色金属铜这个产业链上,全球的精英人才都在我们这里。”在正威,有不少年薪百万甚至千万美金的员工。“别的公司不可能给他们这么高的待遇的。”正威上半年在新加坡聘请了两个团队:一个做有色金属的,一个做石油的。说起挖人的诀窍,王文银说:“我们不请一个人。我们只请一个团队。”正威在全球有2,000多名外籍员工。

 

  “对市场的深刻感悟和精准判断足以抵挡亿万资产。”王文银说。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时,铜价跌到2万多元,正威果断买入十几万吨的现货和30万吨的期货。“会不会亏?会,但是亏的可能性很小。再往下跌也就是10%,10%我们正威赔得起。但是往上涨的可能性是多少?90%。”最终,正威以4~8万元一吨的价格出手,获利丰厚。

 

  两年前,正威开始步入半导体产业链。这个产业虽然不符合“变现能力快”的要求,但却满足了王文银在正威的第三个十年打造一个技术帝国的梦想。几个月前,正威刚刚并购了韩国三星8英寸晶圆制造厂的设备。尽管这是家老厂,但是对中国企业家来说别无选择。当时有很多的企业想买下这家工厂,三星在考虑诸多因素之后,选择了对其不构成威胁的正威。“其实别人出的价钱比我们多。”

 

  在半导体产业链,王文银已经开始布局谋篇。“我们现在并购的公司一种是大但是黔驴技穷的,用的是它的产能;一种是刚刚起步、小而美的,用的是它的技术。”

 

  小时候,王文银的爸爸妈妈要把他的书本卖给农村里扎鞭炮的人,王文银说:“别给我卖了!说不定将来我成为大人物呢!”现在,王文银的小学和中学课本都在他办公室的书柜里,排得整整齐齐,而他也是一位《财富》世界500强的创始人了。我问“正威”这个名字的含义,王文银说:“我们希望做一家很正直的公司,能够威名远扬。”

 

  说起正威的英文名字Amer,我问这个词是不是来自“American”。王文银笑着点点头:“当时年轻气盛,想要创造一个像美国一样富有的帝国。我们还有一家公司叫Ican,加在一起就是美国。”

 

  读书笔记与绩效考核

 

  王文银的办公室里,可以摆东西的地方全都摆着东西,而且全都摆着一样东西:书。一年365天,不算报纸和杂志,王文银至少要看100本书。那些属精读之列的书,封面上密密麻麻地写着他的感想。随手翻开书的内页,里面布满了红色的、黑色的字迹和圈圈点点。工整的字体让人以为这是出自一位老书生之手,但实际上,这位主人谈起铜的电解过程和IPO,也一样滔滔不绝。

 

  出差5天,王文银写下了十来页的读书笔记。有人把他评为“皖籍首富”,王文银心里很不高兴。于是,他在一页纸上用红笔写下这样一段话:“上帝为了让你付一帖药才让你生病一场。”

 

  看过一本书之后,王文银把他认为写得好的句子抄下来,贴在手机的背面,留个一两天,记住之后,撕掉再换上另外一张。“功夫都在功夫之外。”他说。

 

  王文银把这些内容叫“段子”。只要一开口,各种段子都会从王文银的口中熟练地冒出来。从荀子的名言到白居易的诗句,从富兰克林到德鲁克,从唐宋八大家到中国梦,信手拈来。

 

 

  不仅王文银有段子,正威的很多员工都能脱口而出。我就听到了一个:丢了一个钉子,坏了一只蹄铁;坏了一只蹄铁,折了一匹战马;折了一匹战马,伤了一位骑士;伤了一位骑士,输了一场战斗;输了一场战斗,亡了一个帝国。

 

  这些段子大部分来自王文银,但是也有来自普通员工的。比如:这是一个恒星快速陨落、流星份外拥挤的时代。王文银很欣赏这句话,把它抄了下来。

 

  王文银自己读书,写读书笔记,从中获益匪浅。他还把这条列入公司的管理制度,将读书笔记纳入年终绩效考核。读书笔记写得不合格,不仅会被罚款还会在公告栏公布,优秀的会奖励一百元、一千元到一万元不等。有一名文笔很好的员工因为敷衍塞责被王文银给了59分而被罚款。

 

  在王文银家里,专门有一面墙贴着中国失败企业家的案例。“一个聪明的人会把别人犯的错误当成自己犯的。”王文银说。

 

  手下的老总们经常到王文银的办公室来借书看。王文银则要求他们每个月给自己推荐一本精读的书,如果他们忘记了,王文银还会去问他们要。王文银最近精读过的一本书是台湾统一集团创始人林苍生著的《随便想想》。

 

 

 

  王文银访谈录

 

  熟悉王文银的人评价他是“为梦想而生”,他是盆栽高手,他认为企业的最高境界是“想倒闭都难”

 

  问:明年是正威成立20周年,在不到20年的时间里打造出一家《财富》世界500强企业,这是中国商业历史上的奇迹,在全球的传统企业中也不多见。您实现了很多中国优秀企业家的梦想,能否分享一下您的成功之道?

 

  答:战略决定未来,组织决定成败。企业一定要有清晰的战略规划,企业家一定要有战略有战术、有理论有实践、有眼光有能力、有王道有霸术、有宏观有微观。不懂战略不懂理论、不懂王道没有眼光,企业走不远;没有战术没有实践、没有能力没有霸术,企业走不动;既要宏观无限大,又要微观无限小。企业家最终要达到一种参禅悟道的阶段,创造一种和美创意恒久的境界,让正威像教会一样具有持久力,像军队一样具有战斗力,像家庭一样具有稳定力,像学校一样具有学习力。这样的组织结构,你说它能做不好吗?

 

  一位企业家围绕一件事情转,把这件事情做到极致,最后全世界都围着你转;一位企业家围绕着全世界转,什么都不做,最后全世界都抛弃你。企业家最重要的是对市场的深刻感悟、精准判断。如果你对市场的感悟能力和判断能力没有了,这家企业就开始走下坡路了。

 

  问:您从一个人开始创业到现在掌管一家《财富》世界500强的企业,说说您的管理风格?

 

  答:一家优秀的公司,一定是风平浪静、春风化雨。就像一张庞大的、智慧的网,任何外来的东西经过这张网的过滤,不好的东西烟消云散,好的东西自然会留下来。

 

  我和别的老板不太一样,我只做别人做不了的事,只看别人看不到的地方,只想别人想不到的问题。别人能做的事情,我绝对不去做。哪怕他们做的成本比我高,我也不去做,给他们舞台和平台让他们去历练。有些公司越做越小,就是因为每个人都是老板那个大圆里的小圆,最后这家公司就会变成一个侏儒。企业一定是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情,我们公司里所有的专业人才都比我强。我就是一个魔术师,一个导演,一个教练。

 

  我们的管理模式是我是主席,下面有十个副主席、几十个总裁和几百个总经理,但我只管十个副主席。做企业说容易也容易,说难也难。你真的悟到那个东西,还是挺容易的。其实我可能是全球最轻松的CEO之一,经常去剪盆栽,收藏红木、玉石。

 

  问:现在不少中国企业家热衷于海外并购,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?

 

  答:我们要并购一家企业,可能提前5年甚至10年就开始关注它。等到机会来的时候,等它跑不动的时候,我们就把它吃了。

  我们从来不做没有准备的事情,不是说机会来了就去并购。我们只找我们需要的东西,别人送上门的东西我们不一定关注。我们只并购两种企业:一种是很好的,非常有创新能力的;一种是最差的,把它的产能盘活。我是韩国的美容师,三刀下去,一个大美女就出来了。如果我三刀割不出一个美女出来,我就不去并购。